長沙市雅禮中學1212班 曾雅靜
  我的耳朵蒙上了厚重的紗布,周圍的一切都像是沉默的雕像,我暫時雙耳失聰,被隔絕在另一個無聲的世界里,這讓我有點茫然,失去一個感官就仿佛觸及不到周圍的變幻了。
  因為耳朵突發疾病,我只有躺在病床上,靠著眼睛去感知一切,我什麼都聽不到,無論是清晨窗外鳥兒的叫聲,還是媽媽的叮囑聲、爸爸的關懷聲,甚至那令人厭惡的轟鳴馬達聲,對於暫時失聰的我來說都是一種奢侈。我把頭埋進病床的被子里,讓黑暗籠罩著我,掩飾我的恐懼,無視掉爸媽焦慮的眼神。
  爺爺拉開病房中厚重的窗帘,陽光灑進來,我眯起眼睛看見爺爺靜靜地坐在我的床邊,摸了摸我耳朵上厚重的紗布,搖了搖手,嘴巴誇張地做了兩個口型:“不怕!”他像我小時候一樣拉著我的手,輕輕在我耳邊開始唱歌。
  爺爺的歌聲我什麼都聽不見,他用力張大嘴形想讓我知道他唱的是什麼。一首又一首,他輕微點著頭,微眯著眼睛,胡碴還是像以前那樣有點扎手,他寵溺地看著我,竭力想讓我聽見
  他的歌聲。他想讓我知道我的世界里仍然有聲音,便給我開了一場專屬於我一個人傾聽的演唱會。
  每一天,爺爺都走進病房,拉開窗帘,帶著陽光給我唱歌。我用力睜大眼睛,想看清爺爺唱的是哪一首,試圖跟上他的節奏,我配合地拍著手。還記得小時候,我坐在自行車后座我的“專屬座椅”上,抓著爺爺的衣角,他也是這樣給我唱歌,歌聲穿過每一條街巷,在我每一個上學和放學的路上,都有爺爺,並伴隨著爺爺的歌。
  每一個音符,都敲打在了我的心上。對我來說,爺爺本身就是一首歌,隔著紗布,我似乎聽見了他有些沙啞渾厚的嗓音。他的歌聲,一遍又一遍在我心中響起,這是無聲的傾聽,生命里的傾聽,讓我在病床上變得安靜下來,不再不安地面對短暫的失聰,不再害怕無聲的世界,不再懦弱地倔強地躲進被窩裡。
  如今,我的耳朵早已經好了,可以
  自由的感知一切聲響。可是再也聽不到那沙啞的男低音,那熟悉的歌聲卻深深烙印在我的心間。爺爺最後一次在病房裡,蒼白的嘴唇發出斷斷續續的聲音,我湊到他的面前,他說:我還想給你唱歌。
  爺爺,我請求時間不要帶走你。你在另一個世界里還會給我唱歌嗎?你離開的這些日子里,我的心裡還是會響起你的歌聲,我知道,是你在另一個世界里給我唱歌,我聽得見。
  爺爺,沙啞的男低音一直迴響在我的心裡。那是跨越了生死,來自生命深處的傾聽,因為你就是我心中的一首歌。
  伸出手,摸向天空,我唱起了你給我唱過的歌,你答應過要看著我成長,你一定能聽見我的歌聲。
  爺爺,今天的陽光就像你拉開病房中窗帘灑進來的一樣溫暖明媚。陽光明媚的今天,我又想你了。
  來自於生命的傾聽,是跨越了生死和疾病的,因為那是心底所響起的聲音。
  爺爺,我聽到了,你一切都好。我答應你,一切也好。  (原標題:生命里的傾聽)
創作者介紹

居家收納

xo95xodg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